IT之道-艾锑知道

您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动态 > IT人物 >

Google X主管:追踪100个震撼世界的创意


2012-06-19 16:12 作者:艾锑无限

   北京时间6月18日消息,来自国外媒体的报道,Google X是谷歌(微博)公司最神秘的一个部门,日前该项目负责人塞巴斯蒂安•特纳(Sebastian Thrun)接受了硅谷投资银行家安迪·凯斯勒(Andy Kessler)的专访。在采访中,特纳透露了Google X的使命,并表示科技企业近来遇到的困难不会左右谷歌的既定战略,硅谷的创新精神也不会就此消亡。
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:
   惠普裁员2.7万人,雅虎走下神坛,Facebook IPO出师不利,这些是否意味着硅谷创新已死?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并不清楚,但我知道有一个人正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反驳这一观点。
   Google X是谷歌公司最神秘的一个部门,位于美国旧金山的一处秘密地点,该实验室的机密程度堪比CIA,仅少数几位谷歌高层掌握情况,在其中工作的人,都是谷歌从其他高科技公司、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挖过来的顶级专家。“Google X”有一份列举了100项未来高科技创意的清单,其中甚至包括太空电梯。Google X秘密实验室是Google的众多梦想之一。谷歌利用这个实验室来追踪100个震撼世界的创意。有很多谷歌员工讨论过这些创意,但却没有人真正了解这个实验室,因为谷歌对该项目极度保密,甚至连很多员工都不知道它的存在。Google X项目是一个巨大的赌注,既有可能成为谷歌的下一个大商机,也有可能是巨大的失败。
   此次,Google X负责人塞巴斯蒂安·特纳首次带我们来到一间陈旧的会议室接受了我们的采访。
   初遇伯乐
   特纳拥有德国伯恩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,这在53所德国计算机学院中排名倒数第一。上世纪80年代,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人工智能,但未能成功。到了90年代中期,随着机器开始具备了“自主学习”能力,特纳曾经努力过的领域开始再度繁荣起来。90年代中期,特纳离开了德国,前往卡内基梅隆大学继续人工智能研究。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导师汤姆·米切尔(Tom Mitchell)让的带领下,特纳他决定开发机器人,包括护理机器人和导游机器人。虽然这些项目都很困难,但特纳表示“尽力去做,相信自己学习的能力,并走出同别人不同的道路”是自己毕生的理念。
   最终,特纳在斯坦福大学找到了自己方向,并带领学校的团队参加了2005年美国国防部高级计划研究署举办的Grand Challenge挑战赛,斯坦福最终以11分钟的优势胜出。但更为重要的是,特纳在这里遇到了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·佩奇(Larry Page),佩奇当时戴着墨镜和鸭舌帽“偷偷”的观看比赛。在比赛结束后,佩奇聘用了特纳和他的团队,加盟之初特纳主要从事谷歌街景的开发。
   进入角色
   但随后,特纳的任务很快发生了变化。特纳当时的一个任务是开发无人驾驶汽车,特纳和他手下的12位工程师曾经开发了一辆汽车,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穿越了伦敦朗伯德街(Lombard Street)。
   “要做到这些这点,我们需要有质疑所有规则的勇气,并打破这些规则。我喜欢把自己置于最艰难的境地,因为我们的包袱太多了,必须有抛掉一切的勇气。当然,即使这样我还是很好奇谷歌做这个项目的目的何在?我们还从没讨论过这个项目如何帮助公司赚钱”特纳说道。
   特纳认为,这个项目的最主要目的是还是鼓励内部创新。该项目的总共花费不到5000万美元,相比高达800亿美元的底特律救助计划来说不到千分之一,但却它改变整个汽车行业的思路。
   此后,特纳聘请了华盛顿大学教授巴巴科·帕维兹(Babak Parviz)开发了一副智能眼镜。开发这一产品的过程同样艰难,因为该项目同样面临着跨学科的挑战。但是,这款最后被命名为“Google Glass”的产品最终还是成为了现实,该眼镜集智能手机、GPS、相机于一身,可以在用户眼前展现实时信息,只要眨眨眼就能实现拍照上传、收发短信、查询天气路况等操作。
   “我们发现这样天马行空的想法并不全是幻想,我们发现Google Glass带领我们朝着距离目标的方向更近了一步,这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,每个极客都希望得到这样一副眼镜”特纳如是说道。
   除此之外,特纳还表示,“Google X的项目都极具挑战性,但有一个大前提,那就是必须对人类产生巨大影响、且具备可行性。”
   在线教育
   另一个特纳愿意谈论的项目是自己和另一谷歌员工彼得·诺维德(Peter Norvig)在斯坦福大学创办人工智能经历。当时,苦于人工智能系统只能容纳200名学生的限制,他们创办了一个专门提供在线课程的网站。刚开始加入该网站的人并不多,但随着他们的宣传,这一网站的会员短时间内达到了1.4万人。最终,来自世界各地的16万人注册了这一网站的课程。此后,特纳便创建了一家名为Udacity的公司,与其他公司合作开展在线教育项目。
   “我认为大众化的教育可以改变一切,我对此充满着激情。通过这一方式,我们可以接触到此前永远接触不到的学生,可以把我自己对学习的热情传递给他人”特纳解释道。
   随后,当我他为什么要坚持改革,而不仅仅是改良这个问题时。特纳告诉我:“这是谷歌会教我的,即不要甘于现状。Udacity是我的地盘,我会在这里开展一些激进的实验并看看能否获得成功。现在,我已经看到了成功的曙光。”
   事实上,我曾见过很多跟特纳一样的人,每当我问他们为什么总是进行如此巨大的挑战时,他们总会回答我:Why not?

相关文章

IT外包服务
二维码 关闭